風雨無晴

專塞原創和全職以外作品!

[K][伏八]傷者

    嘈雜。

    喧囂。

    好像有誰在喊著什麼。
    「……!」

    好吵。
    有個熟悉的聲音好吵。
    「…喂……比…!」

    嗯?
    叫我嗎?
    是誰在叫我?
    「喂…喂!猿比古!」

    美……咲?
    美咲?
    怎麼……那麼慌張啊…
    「你聽得到嗎!猿比古!」

    「…………吵死了…」
    「猿比古!」


    突然撲在身上的重量讓伏見彷彿一瞬間回到現實。
    「很重啊…美咲……」
    發現自己的聲音不但沙啞而且有氣無力的,伏見才開始好好檢視現在的狀況。
    扣除掉壓在自己身上的八田,唯一不對勁的大概是衣服上那刺眼的汙漬、和從破口中露出的白色吧!
    暗紅色的汙漬、繃帶的白。
    「好了啊……美咲、我現在可沒有力氣在身上有一個人的狀況下爬起來啊……」扯開笑容,伏見揉了揉八田的頭髮。
    「誰准你爬起來了!給我好好躺著!」猛的抬起頭,八田的聲音還悶悶的、鼻音很重。
    「你哭了嗎、美咲?」想端詳對方的臉、頭卻硬是被押回地板上。
    不對、不是地板,伏見這才發現八田繫在腰上的那件衣服不見了,而那八成就是現在自己腦袋下軟軟的原因。
    「誰…我、我哪有哭啊!誰要為你這隻臭猴子哭啊!」雖然看不見表情,但    八田的語氣和言談明顯的出賣了他。
    伏見突然覺得心情不錯。

    「還好嗎、伏見?」
    熟悉的京都腔從另外一邊傳來。
    出現在躺著的伏見視線裡的是草薙出雲。
    「草薙哥?為什麼也在?」
    「你不記得了?有撞到頭嗎?」
    「撞到頭!?真的假的、猴子你撞到頭了?」
    「沒有啦…應該。」
    把出現在視線裡的八田腦袋拍走,伏見重新看著草薙。
    「所以我怎麼了呢、草薙哥?」
    「……其實我也不清楚、是小八田把我抓過來的。」想了一下、草薙開口說,「看你的傷應該是被暗算吧!而且對方看來想至你於死,這種傷如果你不是王的氏族的話恐怕真的會死吧。你真的什麼都想不起來?」
    「……」陷入思考後,伏見好像想起了什麼,「副長…叫我出來找最近事件的線索……那個幫派…好像有人拿東西狠狠敲了我腦袋……」
    「什麼!所以你腦袋真的受傷了啊、猴子?」八田又焦急的湊了上來。
    「沒事啦美咲,這麼慌張可不像你。」輕笑了一下,伏見戲謔的看著八田。
    「…還…還不是因為……」八田突然支支吾吾的,讓草薙笑了出來。
    「小八田他呀、衝來找我的時候可是滿身是血、一臉快哭出來的跟我求救呢!」想起幾分鐘前的畫面,草薙笑得更歡了,「剛剛在做緊急處理的時候,小八田可是一邊喊著『不要死』一邊掉眼淚的喔!」
    「草薙哥!」不知道是害羞還是怎樣的,八田高聲打斷了草薙的話。
    「美咲。」伏見突然放柔聲音,伸手又揉了揉八田的頭髮,「我現在沒事了。」
    八田難得的沒有回話,只是把頭撇向一邊,任憑對方揉著自己的頭髮。
    微笑看著眼前兩人的互動,草薙站了起來點了根菸。

    「好了小八田,繼續讓伏見躺在這也不好,扛回去吧!」吸了幾口菸之後,草薙這樣對八田說。
    「……扛的起來嗎?」端詳了下八田,伏見突然冒出這句。
    「啊、猴子你什麼意思?」看見對方的眼光上下打量著自己,八田可以肯定他現在腦袋裡一定在想著失禮的事。
    「11公分喔、美咲。」露出了微妙的笑容,伏見冒出了這句話。
    「……臭、猴、子啊啊啊啊啊!」理解了對方的意思,八田一瞬間暴走,「草薙哥、不用理他,放那隻猴子在這裡自生自滅就好了!」
    「欸?」沒有明白兩人之間的交流,草薙一臉不解。
    「欸--不是聽說剛剛因為我快死掉、有人還哭了出來嗎?」
    「那一定是你聽錯了!沒有這件事!」
    「美咲--」
    「不要叫我!」
    「美咲---」
    「閉嘴啊啊啊!」


Fin.

评论
热度(2)

© 風雨無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