風雨無晴

專塞原創和全職以外作品!

[K][尊多][短篇]名為家的地方&暖爐

(一)名為家的地方


    周防尊並不是一個會執於回憶的人。
    雖然這樣說,但他還是回到了這裡。
    Bar Homra。
    以非生者之姿。

    酒吧裡沒有客人,只有在擦著杯子的草薙出雲,和啜著紅色飲料的櫛名安娜。
    安靜的有點壓迫。
    多看了兩人幾眼,周防緩緩的上到二樓,卻在自己的房間裡看見了另一個身影。

    另一個,也不在了的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「嗯?King?」過了一會才發現背後的周防,十束多多良稍微愣了一下。
    「在這幹嘛?」走到十束身邊,周防問。
    「只是看看……之前也有回來,只是King你們不知道而已。」笑了笑,十束看向周防,「King呢?怎麼會在這?」
    「……回來看看。」一樣的理由,畢竟除了看看留下的人以外,他們也做不了什麼。
    「也是……」十束的笑摻雜了一點苦澀,「不過我以為King會嫌麻煩、懶得回來。」
    「……」沉默了一下,周防低低的說,「總該回家看看。」
    「是啊…這裡是我們的家……」看著四周的一切,十束的聲音有點感傷。
    突然的寂靜在兩人之間蔓延。

    「多多良跟…尊?」
    細細的聲音響起,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安娜。
    「!?」
    忽然被喊了名字,周防跟十束回頭看向安娜。
    「安娜……」略加驚訝的看著少女,十束搖了搖頭,「不對……」
    即使是安娜,應該也看不見已逝之人,所以可能只是有所感覺而已吧!
    看著空無一人的房間,安娜垂下眼簾。
    「你們回來了…對不對……」不像是希望得到回應,安娜接著說下去,「我們會過的很好的,不用擔心。」
    「然後…多回家看看……」
    細細的聲音哽咽了一下。
    十束跟周防對看了一眼後,十束開口說:「會的喔、因為是家啊!」
    這裡是我們稱作家的地方,所以一定會回來的。
    並不確定對方是否真的能聽見,但如果是安娜一定能知道他想說的話。
    「安娜,怎麼了?」草薙的聲音從一樓傳來。
    聽見呼喚的安娜回身打算回到一樓,而她最後又望了一眼空房。
    陽光灑在已經沒有主人的房間,房裡的空氣像過去那人還在時一樣溫暖。
    「…再見。」
    少女的腳步聲漸漸消失在樓梯口。


(二)暖爐


    周防醒來的時候,那兩人--十束跟安娜正靠在他的身上,睡得很熟。

    「……」明明醒了卻無法動彈,因為靠著他的一大一小一人壓著一隻手臂,安娜甚至是緊緊抱著的,彷彿害怕他會突然離開一般。
    「喲、尊,你醒了啊!」剛從廚房走出來的草薙向周防打了聲招呼,為了不吵醒還在睡的兩人,他刻意稍微的壓低了音量。
    「…這怎麼回事?」看了看手邊的兩顆腦袋之後,周防看向了草薙。
    「嘛…那兩個小鬼想午睡,十束提議說睡你旁邊比較暖和,於是就變你現在看到的了。」草薙解釋,不過估計全世界也就十束一個敢這樣把赤之王當人體暖爐吧!
    大概也只有十束跟安娜,能讓他們的王甘心被當暖爐,草薙不禁笑了出來。
    「笑什麼?」周防疑惑的看向笑著的人。
    「沒什麼,只是覺得做為得寵的家臣和小公主,那兩個真幸福。」草薙拋出了這樣的話。
    「啥?」周防一臉不明所以。
    「嗯?啊勒、King你醒了啊!」貌似是聽見了說話聲,淺眠的十束跟安娜相繼醒來。
    「睡得真好。」伸了個懶腰,十束看向周防,「King的身邊真的很溫暖啊!」
    另一邊的安娜也蹭了蹭懷裡的手臂,說:「尊,很溫暖。」
    「…唉。」面對這兩人總是束手無策的周防嘆了口氣,「別把人當暖爐啊我說。」
    草薙看著一邊嘻嘻笑說下次不會一邊又靠上周防肩頭的十束,以及壓根沒打算放手的安娜,還有一臉無奈又寵溺的周防,她笑著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今天的吠舞囉,依舊像個家一樣的溫暖著。


Fin.


舊文搬運、這兩篇放一起還真虐...


评论
热度(6)

© 風雨無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