風雨無晴

專塞原創和全職以外作品!

[K][尊多]多多良忌日文三篇

(一)聊


    今天的天氣難得的好,算是入冬之後少數看的見陽光的日子。

    「天氣真好啊!」坐在吧檯前,十束端著草薙作的熱飲,看著窗外的天空說。
    「這種天氣待在酒吧裡像個老頭子一樣,不覺得很可惜嗎?」看了看眼前那個明明才二十二歲、卻老是發出老人言論的十束,草薙不禁笑說。
    「欸、雖然天氣好,可是還是很冷啊!」雙手蹭著溫暖的杯子,十束一如既往的微笑說,「啊!不過等一下我想帶安娜出去買東西。」
    「嗯?不是說很冷不想出去?」不懂對方為什麼突然想帶安娜出門,草薙不解的問。
    「嘛、因為……」放下杯子,十束像隻貓一樣的伸了個懶腰,看了一眼月曆,「聖誕節快到了啊!」

    的確,十二月七日離聖誕節不遠了,很多店家都已經開始賣起相關的東西。
    而這幾年的吠舞羅只要到了這個時間,都會添上過節的氣氛。
    不知道是自己樂在其中、或是想讓這個像大家庭一樣的團體有更多溫暖的感覺,十束總是很重視這種節日。
    其實安娜不曾要求或是表達想過節的希望,而其他的成員不用說、幾乎是完全不在意這些節日,但十束這個舉動的確讓那些年紀不大的孩子們很開心。
    雖然草薙總是為了事後的杯盤狼藉和場地整理傷透腦筋,但反正做為事情源頭的那傢伙會一起幫忙整哩,所以他也就睜一隻眼、閉一隻眼了。

    「吶、既然安娜還在午睡,我先去把去年的聖誕樹找出來好了!」像是因為無聊而在找事做一樣,十束起身往儲藏室走去。
    「順便把裡頭整理一下好了,十束。」對著對方這樣說,草薙得到的是對方揮了兩下手、表示「知道了」的回應。
    「我看今年的聖誕節大概也會跟之前的一樣吧!」繼續擦著杯子,草薙一邊微笑著自言自語,「希望那些小孩們玩得開心。」


(二)小憩


    「好累喔,草薙哥。」趴在吧檯上,十束無力的說。
    「你這傢伙體力真是有夠差的。」擦著杯子,草薙看著檯面上那顆腦袋。
    只是整理儲藏室,然後再帶安娜上街大採買,居然就累成這樣。
    乾笑了兩聲,十束從台邊的椅子上站起,慢慢的晃到了沙發邊。
    原本在沙發上發著呆的周防跟安娜同時看向他。
    「先睡一下,晚點再出去拍點夜景,難得天氣這麼好。」拿起薄被,十束坐上兩人對面的沙發,「晚安,King、安娜。」
    說完便用薄被把自己緊緊包起,當真倒頭就睡。
    「欸、居然這樣就睡了,不怕著涼啊!」看著十束的動作,草薙不禁無奈的說,「安娜,可以幫我那件外套給十束蓋一下嗎?」
    乖巧的點了點頭,安娜拿起了一旁椅背上掛著的外套,想了一下之後看向了外套的主人。
    「…隨便。」查覺到視線,周防只簡短的回了兩個字。
    得到許可後,安娜便將手上的厚外套蓋在那個看起來包得像木乃伊的人身上。
    「謝謝你喔、安娜。」十束的聲音隔著布料傳了出來、聽起來悶悶的。
    完成了被交代的事之後,安娜又默默的坐回周防身邊的位置。
    夜晚的吠舞羅又恢復了完全的寧靜。


(三)別離

    晚上的天台,風很冷。

    在草薙打完電話之後的一分鐘內,往天台的樓梯傳來了腳步聲。
    兩個人,一個輕盈一個沉重,相同的是兩人彷彿都不願面對天台上的事實一般,腳步放得很慢。
    出現的是面無表情的周防尊、以及明顯是剛從睡夢中醒來的櫛名安娜。
    「尊、你怎麼連安娜……」
    「她自己要跟的。」打斷了草薙責備般的話語,周防簡短的說道。
    然後,他將視線投向了另一旁的人。
    八田緊緊的抱著十束的身體,像是希望能夠維持住對方最後的體溫一般。
    安娜抬頭看了看尊之後,放開了手中抓著的衣角,像個乖巧的小孩一樣待到了草薙身邊。
    安娜放手之後,周防便走向兩人。
    「尊……」安娜開口,像是在呢喃、又像是在說給草薙聽,「很生氣、也很悲傷。」
    看了一眼周防,草薙什麼也沒說的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「喂。」
    聽見熟悉的低沉聲音,八田抬起了頭,看著眼前他們的王。
    「尊哥……」說話的聲音裡還帶著很重的鼻音,八田又低頭看了看懷裡的十束。
    原本到失去氣息的那刻依舊沒有闔上的眼已經閉起,唇邊的血也已經被擦掉了,現在的十束看起來就像只是沉沉睡去一般。
    如果,忽略掉太過蒼白的臉色的話。
    「十束哥他說……抱歉……」沒有抬頭,八田轉述了十束最後的話語。
    對誰抱歉、為什麼抱歉,沒有人知道。

    天台上一陣靜默。
    沒有人說話、也沒有人有任何動作,只有風還在呼嘯著。
    安靜讓人失去對時間的感覺,彷彿過了很久,才有人打破沉默。
    周防微微的嘆了口氣。
    他在八田面前蹲了下來,用著他不擅長的溫柔、不擅長的動作,小心翼翼似的抱起了那個看似沉睡著的人。
    托著對方背部和腳的手因為隔著衣服,其實感覺不到對方的溫度,但靠著自己胸口的那顆頭,隔著單薄的衣物確確實實的傳來了冰冷。
    冰冷而沉重,和周防很久以前扛起他的那次截然不同。
    溫暖的體溫和笑容,都已經再也回不來了。
    凝視著那張稱得上漂亮、而如今卻毫無血色和笑容的臉一會,周防轉身向來時的樓梯走去。
    「尊、去哪?」看對方一聲不吭的便要離開,草薙不禁問。
    「回去。」沒有回頭、沒有停下腳步,周防只簡單的給了兩個字做回應。
    回去,回到吠舞羅去。
    十束沒有家人,現在能讓他"回去'的地方也只有吠舞羅而已。
    原本還站在草薙身邊的安娜對他悄悄的說了幾句話後,便小跑步的到了周防身邊,安靜的跟著他的步伐離開。
    而八田也站起身,準備一同離開天台。
    看著三人的背影,草薙拿著攝影機的手因為用力而微微發顫。
    安娜細細軟軟的聲音還迴盪在他耳邊。

    「多多良他……其實早就知道了、自己會死掉這件事。」
    「我說過、可是他說要保密。」


Fin.


結果還是被官方打臉了呢ˊqˋ


评论
热度(5)

© 風雨無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