風雨無晴

專塞原創和全職以外作品!

[原創]光影‧仇傷

那是一個下著大雨的夜晚。

充斥在屋內的血腥味沒有因為雨水而變淡,依舊是濃的嗆人。
她的白衣被血染紅了一片。雖然止住了血,卻止不住流逝的生命。
她的身驅逐漸冰冷,蒼白的唇輕輕吐出破碎的音節,不成句子的低喃只給一個人聽。

撫著她臉龐的手不明顯的發著顫,燦白耀眼的髮絲披落在肩頭,他的眉頭蹙的死緊。
淚水無法控制的滑落,再多生離死別的經歷也沒有這次痛心。

她的低喃越來越微弱,到最後掛心的還是他。
蒼白而不帶溫度的手指拭去他頰邊的淚珠,她扯開一抹虛弱的微笑。

最後的一抹微笑。

手臂無力垂下,她帶著笑容闔上眼,微弱的呼吸終究停止。
環抱她的雙手收緊,他低下頭,讓頭髮遮掩住臉上的表情。

他的脆弱,只讓她一個人知道。

重新抬起頭,他...

[黑籃][青黑]訣離

    午餐時間。原本屬於那群人的天台如今空空蕩蕩,只剩下一個少年單薄的身影。
    獨自倚著欄杆,少年冰藍色的髮幾乎和天空融在一起,如此虛無縹緲。
    望著天空,以往環繞在他身邊的人們如今一個都不在。
    自從他和他們之間的感情變質之後,他已經躲著他們很久了,就連經理他也都避不見面。
    誤導和消失是他的強項,只要他不願意,他們──奇蹟世代的他們是找不到人的。

   ...

[K][尊多][雙王][禮猿]那雙手所無法擁抱的...

    scepter 4 的辦公室裡。
    宗像禮司坐在自己的辦公桌前已經快兩個小時了,但卻什麼事也沒有做。
    他僅僅是、看著自己的雙手發著呆。
    這雙手、在半天以前,還沾染著自己稱為「朋友」的那人的血。
    溫熱而黏膩的感覺彷彿怎麼也擦洗不掉,即使手上明明已經什麼也不剩了。

    好累。
    各種方面都、好累。...

[K][雙王]新年一到就在後悔與紅豆沙中度過這樣好嗎兩位王

    第四王權者,青之王宗像禮司,自我定義是工作繁忙的公務員。
    而這人現在正看著在自己眼前的東西,默默的懺悔著自己為什麼要向副長要求新年假期。

「那個……淡島君。」
    「是。」
    「今天可是新年第一天,何不讓scepter 4放個假?」
    「室長。」
    「?」
   ...

[K][伏八]掐

    「喂、美咲。」
    箍在頸上的手在發著抖。
    「快點啊、用力啊!」
    透明的水珠一滴一滴的墜在那雙手上。
    「快點啊!」
    「把我殺了啊!」
    像是瘋狂一般的、嘶吼出了這句話。
    伴隨著不知是誰的眼淚在落下。

    ...

[K][伏八]傷者

    嘈雜。

    喧囂。

    好像有誰在喊著什麼。
    「……!」

    好吵。
    有個熟悉的聲音好吵。
    「…喂……比…!」

    嗯?
    叫我嗎?
    是誰在叫我?
 ...

[K][尊多][情人節][多多良生日]酒糖

    一大早起來,周防便聞到了濃濃的巧克力香味,充斥在整個酒吧裡。

    「尊哥早安!」看見周防從二樓走下,八田一如既往的打招呼。
    「……你們在幹嘛?」雖然從八田嘴邊沾到的巧克力和在空氣裡的濃郁香味,大概就可以猜出他們一群人究竟在做什麼,但周防還是問了一句。
    「在做巧克力喔、King。」穿著圍裙、從廚房走出來的十束回答了周防的問題,「今天可是情人節喔!雖然大家好像都沒有戀愛對象,不過做來當做義理巧克力也行。」
  ...

[K][尊多][短篇]名為家的地方&暖爐

(一)名為家的地方


    周防尊並不是一個會執於回憶的人。
    雖然這樣說,但他還是回到了這裡。
    Bar Homra。
    以非生者之姿。

    酒吧裡沒有客人,只有在擦著杯子的草薙出雲,和啜著紅色飲料的櫛名安娜。
    安靜的有點壓迫。
    多看了兩人幾眼,周防緩緩的上到二樓,卻在自己的房間裡看見了另一個身...

[K][尊多]多多良忌日文三篇

(一)聊


    今天的天氣難得的好,算是入冬之後少數看的見陽光的日子。

    「天氣真好啊!」坐在吧檯前,十束端著草薙作的熱飲,看著窗外的天空說。
    「這種天氣待在酒吧裡像個老頭子一樣,不覺得很可惜嗎?」看了看眼前那個明明才二十二歲、卻老是發出老人言論的十束,草薙不禁笑說。
    「欸、雖然天氣好,可是還是很冷啊!」雙手蹭著溫暖的杯子,十束一如既往的微笑說,「啊!不過等一下我想帶安娜出去買東西。」
   ...

[K][尊多]眠

    「十束,幫我個忙好嗎?」
    晚上十點,平常聚在吠舞羅的眾人都已經離開了。而難得晚走的十束多多良被正在收拾吧檯的草薙出雲叫住。
    「嗯?好啊、怎麼了?」放下手上的東西,多多良看著出雲。
    「幫我去叫在沙發上的那兩個,叫他們要睡去樓上睡,我等等要關店了。」指著沙發那邊的一大一小--周防尊和櫛名安娜,出雲說道。
    「好喔、我知道了。」多多良做了一個「遵命」的手勢,便往沙發走去。
 ...

12

© 風雨無晴 | Powered by LOFTER